ホーム > 首页 > 泰极爱思的活动 > 采访 > 达喀尔拉力赛 菅原父子(日野队菅原)

达喀尔拉力赛 菅原父子(日野队菅原)

ダカールラリー 菅原親子(日野自動車)
你们长年在达喀尔拉力赛中使用由泰极爱思调整的座椅,可以介绍一下让你们长期选择泰极爱思的原委吗?

菅原 义正先生 最初,我们使用的是壳式座椅,这种座椅座面较硬,会直接传递汽车的震动,坐着感觉很痛。所以我们跟泰极爱思商量,能否在其他公司的壳式座椅上叠上舒适的吊床式座椅,并请他们为我们做了调整。之后,泰极爱思经过反复摸索尝试,终于为我们制造了达喀尔拉力赛专用的座椅。

基本上参加拉力赛时,必须使用国际汽车联盟(FIA)公认的装备,座椅规定要使用壳式的。但这是以行驶时间短的WRC(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)和在道路平整行驶的F1为前提获得认证的座椅,不可能适合必须长时间行驶在荒野上的达喀尔拉力赛,对此我一直感到不适。

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其他车队使用的是怎样的座椅?

菅原 照仁先生 一些车队会做适当加工,比如自己增加座垫等,但基本上是直接使用FIA公认的制造商制造的壳式座椅。这一点日本车队和外国车队都是一样的。

菅原 义正先生 如果不使用FIA认可的座椅就会在车检中被刷掉,因此,很多车手会自己钻研制作座垫。汽车中最重要的是与地面接触的部分,也就是轮胎。同样,汽车中最贴近人的部分就是座椅。根据你选择的座椅,之后的疲劳感和操纵稳定性是完全不同的。我认为座椅就是这样重要的部件。
鉴于对座椅这样的追求,我们向泰极爱思提出了各种要求,即使是一些不合理的要求,他们也欣然给予处理。

ダカールラリー
Dakar Rally
ダカールラリー
对座椅的改良要求是如何提出的?

菅原 照仁先生 达喀尔拉力赛在每年正月左右举办。因此,我会在此期间使用座椅2周后,向泰极爱思告知座椅的优缺点,请他们进行改良,以应对明年的比赛。要求的内容多是针对与皮肤接触到的部分等的细节。

上一次,我在夏季参加了在蒙古举办的拉力赛(蒙古汽车拉力赛),当时的反馈促进了座椅的改良,那也是达喀尔拉力赛前的一次试跑。在日本没有赛车的场地,基本上无法练习,所以是一次非常宝贵的机会。

菅原 义正先生 实际上从几年前开始,轮胎就开始改用抗横向重力的类型。这样可以使汽车在转弯时更加稳定。配合这一改变,我们请泰极爱思进行降低重心等改良。在反复参赛的过程中,对座椅的要求也在逐渐改变。这也来源于对比赛的执着。
对我而言,汽车拉力赛是“想要登顶又无法登顶”这样一个一生都不会终结的主题。但尽管如此,我也会继续挑战,努力实现目标。

PROFILE

菅原 義正  

菅原 义正先生

  • 日本Racing Management株式会社
  • 执行主席
[ SUGAWARA YOSHIMASA ]1941年5月31日出生于北海道小樽市。曾多次参加日本国内的汽车拉力赛和横穿撒哈拉沙漠等探险,1983年(41岁)首次骑摩托车参加了巴黎-达喀尔拉力赛。曾荣获6次卡车部门总亚军和7次排量10升以下级别的冠军。连续参赛记录35次,为大赛最多。并以“达喀尔拉力赛史上最多连续20次驶完全程”和“达喀尔拉力赛中最多连续34次参赛”的世界纪录,获得了吉尼斯纪录的认证(2017年)。
菅原 照仁  

菅原 照仁先生

  • 日本Racing Management株式会社
  • 总裁兼首席执行官
[ SUGAWARA TERUHITO ]1972年7月13日出生于东京都港区,是菅原义正的次子。1998年作为技师首次参加了达喀尔拉力赛,并从次年开始担任其父菅原义正的导航员。同时,通过参加日本国内的越野拉力赛和蒙古汽车拉力赛等积累的经验,在2003年的法老越野拉力赛(埃及)上一举荣获卡车部门的总冠军。从达喀尔拉力赛2005年开始,父子二人驾驶2辆车参赛,2007年,在排量10升以下级比赛中摘得首个冠军。在2018年的比赛中,实现了该级别比赛的9连冠。

contents